妮莉.艾露

【嘉瑞】雷德的忏悔书

额,突然想到的一个脑洞。→_→所以,ooc神马的很正常。
3.
    自从那天过后,嘉德罗斯和格瑞莫名其妙的陷入了你追我赶的拉锯战。一个打一个追,“玩”得真不亦乐乎!
   打打闹闹的三个月过去了…雷德和祖玛表示就算他们再崇拜某位大人,再喜爱某大人萌萌可爱的圆脸蛋儿,再被某大人的实力所折服,但对于他的任性真是hold不住啊!
   在没遇到格瑞之前。雷德感觉天是这么的蓝,水是这么的清,祖玛是这么的帅气逼人。兴许创世神看他过得这么舒坦,表示非常的不顺眼。那天之后,一切都变了…
    和格瑞刚打完一架的嘉德罗斯,周身无时不刻的都在散发出愉悦,满足的气息。作为嘉德罗斯大人的忠诚部下,雷德和祖玛还是很替自家老大高兴的。毕竟能和他们老大交手的人以前根本没出生,这本是件值得庆幸的事。但是某大人并不感到自喜,还经常抱怨为毛一个能跟他打上两回合的人都没有。(路人:(#‵′)你确定你不是来拉仇恨的吗?!)但,今天交手的这个人不仅已经出生,还那么大了。这让某大人的眼眸都 ‘bu  ling  bu  ling’的亮起来了!还激动的擦了擦口水。
    不管这件事情多么的诡异,都不可能让雷德抱怨的起来。
    但,转折来了→嘉德罗斯大人没打够怎么办?
    雷德:老大,咱们找格瑞去~!
    祖玛:……
   
     嘉德罗斯大人半夜手痒痒了想揍人怎么办?
     雷德:…老大,我和祖玛趁晚上把格瑞给你绑来!
     祖玛:……

      在某个忠实的部下打算跟祖玛亲热的时候,某大人不想当电灯泡,想找格瑞怎么办?
      雷德:大人,能等会么?
      某大人:不能!
      祖玛:……

       哎,岁月是把杀猪刀,三个月过去了,雷德…
       雷德:创世神!你给我出来!我(#‵′)哪得醉你了!看在我还那么崇拜你滴份上,快给我一瓶后悔药!我打死都不会让老大跟格瑞碰面的!!!T^T
        格瑞:it  serves you  right(活该)
        祖玛:……

      

  

【嘉瑞】写滴糖糖

只是想写糖~原谅脑洞不大
有点ooc。

嘉德罗斯看着格瑞手中的牛奶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哎,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没个牛奶好…
看着已经下了半罐的牛奶…嘉德罗斯嘟囔着嘴,整个包子脸都鼓了起来。
格瑞看了看他。(⊙_⊙?)
虽然不知道肿么回事,但好像捏一捏。
“格瑞!”看着突然逼近的嘉德罗斯,格瑞木了木脸往后退了一下“干什么?”
“让我喝一口呗~”说完又往前贴了一下。格瑞表示压力山大,把瓶子给他,“你还得喂我!”
格瑞-_-||,嘉德罗斯格瑞没有回应,只好夺了过来。
正在愣神的格瑞被一声“格瑞!”惊到,刚回头…“唔!”
一口牛奶渡进了口中。
(文笔渣~但想象是美好滴~)

嘉瑞的同人文~

【嘉瑞】空
ooc有,原作向同人。(长篇)
文笔渣,只是想交党费。
2.
    格瑞握着半瓶没有喝完的牛奶,踱着步子往凹凸大赛的丛林走去。找了一处安静的出奇的地方坐下,四周静悄悄的,只有树叶被风吹得"沙沙"作响。银发少年倚靠在树旁,微微的眯了眯眼。可以说这是格瑞难得的几次偷闲。
   或许是大赛的紧张气氛实在太浓,很快附近传来了声响。嘉德螺丝在天空自高往下很快便发现了格瑞,眼底的不耐很快便被兴奋所取代,神通棍马上变大了不止一倍,眼看着就要砸向格瑞。格瑞一个瞬移甩开了嘉德螺丝的见面礼。
   格瑞看着对面的嘉德螺丝三人,脑海不断思索,并没有这三个人的影像。呵,看来是找茬来的。
    在格瑞打量嘉德螺丝的同时,嘉德螺丝也在打量他,并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,这家伙和那些渣渣不一样。
   雷德和祖玛乖乖的在一旁当吃瓜群众。嘉德螺丝率先开口“格瑞!来打一架吧!”并用神通棍嚣张的指着对面的格瑞。
   格瑞注视着他的眼眸,看着金黄色的在太阳的普照下闪着耀眼的光辉。答案脱口而出,“我不会和你打架的。”
   嘉德螺丝并没有说话只是在用眼神无声的质问他。却换了一句“没有必要。”
    嘉德螺丝也并没有惊讶,只是一阵狂笑。“格瑞,这场比赛里的渣渣太多了,只有你。”说完眯了眯眼。扬起神通棍向格瑞砸去。格瑞打算迅速逃走。
   可是刚要离开,却被雷德祖玛挡住了去路。眼看就要砸下,格瑞唤出烈斩迎击。随之而来的还有破裂声。
   看着地上破解的牛奶。周围有一瞬间寂静无声。不知为什么,格瑞周身的气压在不断的上涨,压的雷德和祖玛有些喘不过气来,不禁后退连连。
   嘉德螺丝眼里瞬间被激动所掩盖,终于等到有一个能和他交手的人。这场大赛终于不再那么无聊了
  。
   紧接着丛林里一阵刀光棍影,周围的树木大片大片的应声倒下。附近的参赛者赶忙逃离这片区域,途中还不时传出嘉德螺丝畅快淋漓的笑声。
   这场打斗以格瑞恢复理智,离开为结束。毅然阻止了天空里乌云的异象。毕竟嘉德螺丝和格瑞并不想第一次见面就使出杀手锏。
   嘉德螺丝不经意间撇到了地面上破裂的牛奶瓶。对着雷德指了指,哼了一声“都买下来。”
   雷德也有点小欣喜,这么多积分终于买点啥了。祖玛也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下了,某人喜欢牛奶后。和雷德跟上嘉德螺丝的脚步,渐渐消失在落日的余晖里。

嘉瑞的同人文~

【嘉瑞】空
ooc有,原作向同人
嗯,有可能会开车。(长篇)
1.
    凹凸大厅的天空被一道亮光划过,一架看似普通的飞船安稳的落在地面。舱门"滴"的一声自动打开了,凹凸大厅的人注意到一位有着银色头发的俊秀少年从里面走出来。他淡漠的看了看周围,径直朝领取无力技能的地方走去。
    没过几日,凹凸大赛的积分榜一直在刷新,一位名叫格瑞的选手的积分不断的在增加并且排名也在不断上升。他的事迹被不少人在闲暇之余谈论。
    直到排名上升到了第二名。
    凹凸大赛丛林的一棵树上。
  头发被太阳照耀得愈发金灿的少年,正百无聊赖的侧躺着。在树叶的阴影下显得很惬意。雷德却突然跳上来破坏了这幅美好的景象。“嘉德螺丝大人,你快打开积分榜,有个很厉害的家伙,一下窜到第二了。"说完便俏皮的朝祖玛的方向,摆出一张求表扬的笑脸。
    嘉德螺丝打开积分榜看了看,看到格瑞的战绩时,马上眯起了眼,冷哼一声,“这场无聊的大赛,终于有点意思了!”紧接着便跳下了树。雷德和刚收起相机的祖玛紧随其后。
    格瑞看了看自己今天赚到的第二笔积分后,扛着名为烈斩的绿刀,便像凹凸大厅的休息区走去,买了一杯牛奶独自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,看着还要像自己推销什么的机器人们,果断屏蔽。机器人们只好把准备好的菜谱收好。悻怏怏的离开了。
    格瑞小口小口的酌着牛奶,过了一段时间才没了一格,或许是因为格瑞那种把牛奶视为珍宝的精神太过强烈,周围不久便围上了一群冒着爱心泡泡的少女们。她们的目光太过惹眼,格瑞没过多久便从喝牛奶的快乐中醒过来,看了看周围的人,格瑞握着牛奶闷不做声的离开了长椅。
    格瑞刚离开不久,一阵骚动从凹凸大厅的上方传来,参赛者们纷纷躲了起来。裁判机器人们赶去现场收拾残骸。一抹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上空并很快落了下来。
    裁判机器人表示已经习惯,为了免遭某些人的毒打,很识相的没去说教而是直接扣积分了。
   嘉德螺丝看了看四周略显稀少的人,便直接去用神通棍拦住一名显然不在状态的少女,追上来的雷德和祖玛瞬移到那名少女前。雷德整理好自己的招牌式笑容,问道“可爱的小姐,我们并没有恶意,只是想问问有没有见过这个人。”看着雷德手上格瑞的头像,少女不免有些脸红。有点不耐烦的嘉德螺丝,鼓了鼓脸,用棍子碰了碰少女。祖玛碰了碰雷德。少女猛然醒悟“他…往那边去了。”刚想说什么的雷德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那边。
嘴欠的道“那好像…是咱们来的地方…”刚说完便遭到祖玛的一电炮。霎时闭上了嘴。嘉德螺丝只是瞪了他一眼。便飞速赶往目的地。雷德和祖玛追上。
    只剩下原地还在以为是梦的少女。少女暗搓搓的握着当时录的像。
   (哇!喝奶的格瑞好可爱^o^)